流量即「权力」

撰文 | 佘宗明防疫带火了「时空伴随(重合)」一词「时空伴随(重合)」,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密接」的泛化形态但跟「量子纠缠」一样,这四个字科幻感拉满它相当于跟「六度区隔理论」挥了挥手,然后甩出一句:是的,万物皆有关联。

万物皆有关联,毕竟都在同个「时空」很多事情看起来似乎不相及,但也可关联起来解读比如这两件事:李子柒与微念纠纷持续升级最新消息是,微念持有的李子柒公司51万股权,遭到冻结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两个重磅文件——《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和《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

这两者看似不相关,却都在「流量」的虫洞处发生折叠李子柒事件的走向表明了一点:流量越大,能力越大两个文件则指向了一点:流量越大,责任越大二者共同的逻辑支架是:流量即「权力」01福柯说:话语即权力在他赋予话语以主体间性后,「话语权」的概念也因此兴起。

媒体与记者拥有的「第四权力」,本质就是监督本职赋权的「话语权」但时过境迁,话语权比重会再分配到了互联网时代,话语会散落在Web网格里,变成原子化流量李子柒、李佳琦、薇娅们成了大的流量节点很多互联网平台则是自带控制阀的巨型流量池。

流量辐辏汇合,托起了李子柒们的超高人气、平台们的规模效应这些最终也会体现在「话语权」上这类权力是隐性的,但隐性的权力也是权力02看清了这点,就可以对李子柒事件中的博弈场景有更清晰的洞悉在此事刚曝出时,很多人就将它拽入「弱小的打工人PK万恶的资本家」的叙事框架下,「盘剥」「榨干」「掏空」俨然成了解题关键词。

有些网友说,李子柒就是把自己卖了还替别人数钱的「最惨打工人」但李子柒真有那么惨吗?「资本真是好手段」,可李子柒不是弱鸡她毕竟是手头攥着巨大流量的人顶级IP「李子柒」,跟她已深度绑定以往有人说,「当你的粉丝超过10万,你就是一份都市报;超过100万,你就是一份全国性报纸;超过1000万,你就是电视台。

」这是对当下粉丝生态的误判,却也点出了巨大流量的威力。

所以当李子柒跟微念撕破脸时,微念必须得意识到,站在他们对面的,绝不只是一个「打工人」李佳佳,还有李子柒背后数千万粉丝他们拿着「资本绑架××」的罪状,一人一口唾沫,足以将微念淹死更何况,身为「文化输出担当」的李子柒,在斩获一堆「形象大使」的Title后,护身甲已越来越坚硬。

黄药师给黄蓉穿上的软猬甲,都未必有它硬资本是属于资本家的,李子柒却是属于国家的,这是许多人的固有认知跟李子柒作对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到头来,李子柒身上的流量牵引力与特殊符号,外加「舆竞天择,弱者生存」的弱传播定律与流行的反资本情绪的助势,「劳资博弈」的强弱局面早已翻转。

「资本真是好手段」,但影响力也是另一种「资本」掰手腕之下,资本纵有好手段,也未必能掌握最终话事权03李子柒背后的流量,就是她「维权」的依仗现实也证明,这样的隐权力不容小觑就在11月1日晚,沉寂多时的微念发了个很长的回应,许多网民通篇读下来,读出了三个字——。

求生欲求生欲源于忌惮忌惮挟流量以号令多方的权力也正因为流量即「权力」,更高阶的权力有意把流量调配的隐权力关进笼子里那些DAU(日活)数以亿计的平台,难免会被视作隐性权力中枢而《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和《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就是两只「笼子」。

这两只「笼子」,无疑是为互联网平台量身定做核心在于两点:一,首次划出明确的平台分类分级标准先以平台连接属性和主要功能为依据,将互联网平台分为六大类:网络销售类平台、生活服务类平台、社交娱乐类平台、信息资讯类平台、金融服务类平台、计算应用类平台;。

再参照用户规模、业务种类、经济体量、限制能力四个方面,将中国互联网平台分为超级平台、大型平台和中小平台三级二,明确了超级平台的「超级责任」这些年来,人们对互联网平台的责任认知,从避风港原则下的信息撮合者责任过渡到了红旗法则下的主体责任。

但主体责任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变成什么都要管的无限责任,或解释权归平台所有的无责任?指南首次对此做了明确,用清单化方式将主体责任拆解成了35项这其中,还包括对超大型互联网平台单独提出的9条合规义务:公平竞争示范、平等治理、开放生态、数据管理等。

这赋予了超级平台「超级责任」,也着力避免「一把尺子量所有」的监管笼统化问题粗略概括:流量越大,主体责任越重大「主体责任」内含的很多要求,也给平台提了醒:平台必须让流量走在正确的路上绝不能出现流量猛兽出笼的情况。

04问题来了:这会改变流量江湖格局吗?当然难那这会改变流量的取向导向吗?必然会流量即「权力」,权力本身也会被更高的权力规训被规训的,不只是流量本身,更是流量的权重分配规则与基本价值面向央媒说了:要让更多流量向上向善,释放出正能量。

05不得不说,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平权,确实推动了「人人都有麦克风」场景的实现——在知识精英看来,这是话语权下放;在五环外人群眼里,这是沉默的声音「原力觉醒」随之而来的是,谁都能表达,谁的表达都会变成Byte,被压扁成流量颗粒。

你在网上科普爱因斯坦、解读杨振宁、追思李泽厚,会变成1个字节;我在网上点击、浏览、转发,会变成1个字节;他在网上辱骂、攻击、人肉,也会变成1个字节。

▲反网络暴力图图片来源:Air Photo在「绝对平权」的赛博乌托邦里,流量跟流量之间没有高下之分,比的是「嗓门」「声量」其弊端可以想见:当平和理性声音和情绪化煽动性话语在「流量赋值」上没有差异时,反智不可避免地会成为反鄙视链的新图腾。

那些有「底层民意基础」的煽动性话语,能凭着受众基数的「以众击寡」,轻易完成对零度思考声音的流量反杀到头来,互联网越来越像是威廉·怀特笔下《街角社会》的线上版这是平台完全秉持中性原则下的必然当流量沙子被堆成「反智」「民粹」沙丘时,平台的不干预约等于不作为。

你说「技术中立」?天空飘来几个字:流量也要有价值观06现实不允许平台当甩手掌柜随着平台对流量的操控权越来越大,人文伦理层面审视也越来越难以回避前段时间,Facebook深陷舆论泥沼原因就是,其信息分发机制会对「引起愤怒、激发恐惧、煽动仇恨的内容」进行倾斜,以此吸引更多的关注、收获更多的流量。

Facebook被骂「制造社会撕裂」的背后,坐落着平台干预的两种模式:向左是价值观立身,会对假丑恶流量降权打压;向右是流量本位,会放任诱导网民引战、对撕、互怼Facebook选择了向右,也有很多互联网平台的价值指针在往左拨。

不少国内互联网平台就是,「流量向善」成了它们的不二之选毕竟,前面是主流价值观,后面是所谓的「主体责任」而无论是主流价值观还是「主体责任」,都是对流量背后隐权力的规训07流量场不应成为民粹「回音室」,也不该被导向满屏戾气。

这是人们的冀望流量没有原罪,却也很难中性,流量的蝴蝶之翼扇起的飓风,古斯塔夫·勒庞已经告诉我们了,我们也体会过了流量即「权力」,应该被善用这是应有的情形流量可以毁人,也可以救人;能用来伤人,也能让操盘者为其所伤。

流量后面的隐权力需要规制,规制隐权力的权力也需要规制那到底该如何善用?以「规范治理」之名,将流量底色调成正能量,成了空中传来的答案这能否通往善治图景,时间会给出答案但其设置的风向标就摆在那:当流量有走向失序的风险时,流量背后的权力不允许被「私有」——谁主舆论沉浮,这点在当下已无疑义。

紧箍咒的收紧,便是明证。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